黄叔平的生平

曾当过监狱医官

wongsookping-image1黄叔平中医师7岁时,妈妈患上重疾一病不起,乡下的医生的凭藉就只有那几本医药书,这乡下的孩子立下志愿要当个医生。几番转折,他终于到了香港,在中医学院求学。毕业后,他和弟弟及侄儿联手开了家药材店,自此挂牌行医。两年后,香港沦陷,只得逃难回到乡下,这时候的乡下百业萧条,灾祸四起,他被纳入广东第三监狱当上医官。这年夏秋间,细菌性痢疾流行,狱内犯人患者众多,但药材奇缺,忽记起勒苋菜这种民间治痢草药,于是率狱率犯人至附近田野掘取,有人力劝不可、犯人劣性难除,谁知他们一锄在手将会有什么不堪的后果?当时的黄医师坚持人命关天,犯人虽曾犯错,但他们的生命也一样宝贵。

在五十六年前,黄医师在香港考获吉隆坡同善医院的医席,乘船来马,在海上渡行了五天,终于到了吉隆坡,后来担任同善医院内科主任长达十三年之久。1955年,他担任妇科学与温病学的讲师,对学生循循善诱,极受学生的拥戴,历任学院副院长三十多年。1966年,辞去同善医院的职务,自己开设庆安药行诊所,迄今已有廿二年。1999年初,被董事部聘为学院正院长。

两条主动脉100%

梗塞 1984年,黄医师在诊所为病人诊病之际,突然心窝绞痛,冷汗淋漓,左手臂酸痹,同时还有心悸及气喘症状。经过西医的诊断,发现左心室两条主动脉一百巴仙梗塞,心肌坏死,主治医师认为,纵使做绕道手术也是枉然。每当心绞痛发作,医生就让他舌下含着硝酸甘油片(Nitroglycerin)即止,三年过去仍经常动则晕眩,疲乏无力。 医生的诊断仿佛向黄医师判了死刑一般,这一重击几乎令他萌生退意, 被迫退休四年的时间。“只要有一丝希望,不到最后一分钟,我是不会放弃的!既然西医行不通,那只好靠中药自己看着办了。”他说。

永不放弃,自创药方自治冠心病

Wong Shook Phing Pic1黄医师深知西医不过暂时扩张血管好让血液流通,只治标不治本。因此,他尝试以中医活血化疗法,依据中医的治疗原则“瘀则通之”,采用“血府逐瘀汤”药方的加减,以身试药。每天煎服一剂,复煎一次,一年后显见其疗效才减为三天一剂,服了七百多剂,另外生田七粉,高丽参粉各服了二千克。服药三个月以后,心绞痛逐渐减少,一年后由微痛转至无痛,逐渐地康复,身体状况显见比未发病前更佳。自此不再服用西药,他深知中药活血对冠心病的疗效,开始投入专研活血化瘀的药方。

1922年十月,黄叔平医师参加北京举行的国际中医心病学术会议后,飞往济南,登上泰山,走了四百多个石级,登上峰顶,只是觉得有点气喘,稍微休息外,身体状况比以前更甚。 自黄医师以自己的配方成功治愈冠心病后,多家马来西亚华文报章前来专访,使前往求医的病患者超过数千人。

同期,黄医师受邀参加中国北京“国际心脏学术会议”宣读论文。题目为“中医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自身实验及临床报告”深获佳评。 黄叔平医师不仅通过自身实验治好严重的心脏病,还以事实驳斥了冠心病非得靠西医西药才能治疗的说法。这更是一项令我国中医药界吐气扬眉的不俗成就,也推翻過去冠心病患者唯靠西药或西醫手术才能治愈的說法。再者,传统中药不含副作用让病患者安心服用。

黄医师85岁的时候仍然自己开车上下班。他感觉体力不比十年前差太多,除了听力大不如前,需依靠助听器外,其他并无大碍。